栏目导航
杏村诗酒文化
九华山文化
 
 今天是:2021年09月24日星期五
请输入要查询的关键字
 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>>杏村诗酒文化
苏轼三到池州访胜迹
 
       苏轼北宋仁宗景祐四年(1037)出生于四川眉山的书香之家,从小天赋极高,嘉祐元年(1056)20岁时与年小他两岁的弟弟苏辙同科中举,次年与弟又中同科进士。金榜题名之日母亲病故,兄弟同回家守丧,嘉祐四年10月守丧终,返回京城等待派遣。嘉祐六年底任凤翔府(今陕西凤翔)签判,后迁大理评事签凤翔府判官。神宗熙宁三年(1070)任殿中丞直判判官告院,权封判官。其时王安石秉政,官居宰相,大力推行新法,苏轼连续两次上书反对,王安石极为恼火。苏轼自知形势险恶,上书请求外任,熙宁四年11月调任杭州通判,在杭州任职至熙宁七年9月。熙宁八年迁密州(今山东诸城)知州,熙宁十年(1077)任徐州知州,元丰二年(1079)3月改任湖州知州。绕道铜陵赴任。在湖州任职期间,权御史中丞李定和监察御史里行何正臣、舒亶相勾结,在苏诗中寻章摘句,牵强附会,罗织罪名,认定苏轼是个“讪上骂下,法所不宥”的罪人,8月讪谤下狱。神宗深知苏轼对他一片忠心,朱笔留情,是年底下旨贬他为检校尚书水部员外郎、黄州团练副使、不得签书公事。元丰三年2月抵达黄州。元丰七年(1084)神宗出手札命他由黄州移任汝州(今河南临汝)团练副使本州安置。3月文书到,4月离黄州,先至江西游庐山,5月至筠州(今江西高安)别其弟苏辙(时监筠州盐酒税),6月送长子迈赴饶州德兴县尉任,途经湖口,游石钟山,7月经池州赴金陵拜访曾置他于死地其时罢官在家的老领导王安石,8月抵汝州任上。元丰八年10月任登州(今山东蓬莱)知州,5日后即赴京改中书舍人、礼部郎中;哲宗元祐三年(1088)迁翰林学士、礼部尚书。元祐五年知杭州;元祐六年三月知颖州、七月改知扬州、八月召兵部尚书;元祐八年知定州(今河北定县。)这年9月垂帘听政的高太后亡故,哲宗亲政,改年号为绍圣。绍圣元年(1094),翻他的历史老账,4月以“坐前掌制命语涉讥讪”罪,谪贬英州(今广东英德)军州事。途中两改谪令,6月至当涂时,改“责授建昌军司马,惠州安置,不得签书公事”。7月经池州至湖口时,再贬“宁远军节度副使,惠州安置”。元符二年(1099)谪儋州(今海南),元符三年哲宗去世,徽宗即位,发大赦令。5月先内迁廉州(今广西合浦),建中靖国元年(1101)北还途中,病死于常州。
  苏轼第一次来池州是在元丰二年(1079)三、四月间。这年3月苏轼由徐州授湖州知州,应隐居在太平州(今当涂)的好友郭祥正之邀请,改道至当涂。奇巧的是,苏轼弟子黄庭坚从南昌泛舟东下,在铜陵遇风受阻泊岸,闻说苏轼来当涂,便星夜赶去相会。三子先瞻仰李白在当涂采石矶、青山等胜迹,后溯江而上,游览李白在铜陵的胜迹,宿食于已故北宋林学家陈翥(982-1061)的从叔陈陟位于县治旁的私人别墅陈公园。陈翥既是著名林学家,著有世界上最早的林业著作《桐谱》,又是才气十足的诗人,传存的诗文著作达26部。他博综经史,抱德怀才,甘隐丘林岩穴。苏轼、黄庭坚对陈翥的才智和品行都很仰慕,对陈公园的环境格外欣赏。乐天派的苏轼,外任后虽说不上仕途坦荡,官运亨通,却也还顺风顺水,何曾想到大难即将临头。所以在当涂、铜陵之日乐以忘忧。写了《题陈公园·内有二池》:“南北山光照绿波,濯缨洗身不须多;天空月满宜登眺,看取青铜两处磨。”苏轼在铜陵与郭黄二人寻幽访胜、欢娱酬唱数日后,便依依相别,于四月中旬赴湖州任上。然而任职不到四个月即以“谤讪朝廷”罪被押解京都,下刑部大狱。虽九死一生,却被贬谪黄州当了整整4年的“劳改犯”。
      苏轼第二次来池州是在元丰七年(1084)7月上旬。这次是因神宗出手札命他移官汝州团练副使。苏轼4月离开黄州,先游庐山,转道筠州,又赴饶州,前后三个月。其间他书信黄廷坚、郭祥正告之日后的行程以及相会的地点。这期间,黄庭坚从江西泰和调监德州(今山东德平)由南昌到太平州,居住陈公园。郭祥正因事以汀州通判、奉议郎停职乡居。苏轼便乘舟先往铜陵与黄庭坚相会。后郭祥正也闻讯赶来。苏轼心情舒畅,再题诗《陈公园》“春池水暖鱼自乐,翠岭竹静鸟知还。莫言叠石小风景,卷篇看尽铜官山”。三人由铜陵结伴溯江而上漫游秋浦,跋山涉水到秋浦南部怀陶里凭吊先辈曹清遗迹。黄庭坚作长诗《怀陶公挽词》曰:“潜鱼愿深渺,渊明无由逃。彭泽当此时,沉其一世豪。司马寒如灰,礼乐卯金刀。晚岁以字行,更始号怀陶。平生本朝心,岁月阅江浪。空余诗语工,落笔九天上。向来非无人,唯公独可尚。属余刚制酒,无用酌杯盎。以此招曹君,斯文或宜当。”苏轼没有作诗,因为府志、县志不见其诗,连曹氏家谱中也没见他的诗作。可能此时其心情复杂,无法卜知前程是福还是祸,不好抒发自己的心声;也可能怕笔下有闪失,被人再抓把柄。这次池州行是否登九华山说法不一,说登者是以十年后苏轼在湖口作《壶中九华诗》为佐证。诗序云:“湖口人李正臣蓄异石九华,玲珑宛然,若窗棂然。予欲以百金买之,与仇石为隅,方南迁未暇也。名之曰壶中九华,且以诗纪之。”诗曰:“清溪电转失云峰,梦里犹惊翠扫空。五岭莫愁千嶂外,九华今在一壶中。天池水落层层现,玉女窗明处处通。念我仇池太孤绝,百金归买碧玲珑。”诗中有今日依存的地名“九华”“清溪”、“五岭”等。不登九华山怎能写这般真实。说未登者认为“壶中九华诗”或写庐山,或写江南诸山不专指。诗人凭借奔放的想象,写自己南迁的一段感情经历。孰是孰非,笔者难择一说。  
  苏轼第三次来池州是在绍圣元年(1094)6月下旬至7月上旬。这年,哲宗亲政,新党得势,翻算苏轼老账,摘除他的几个京官衔,谪贬为英州军州事。6月舟行至当涂慈湖夹遇风不能前行。便在慈湖等待,听说老友郭祥正已致仕在家,又闻得黄庭坚因职务变迁,暂时安家于芜湖。于是三人相伴再返铜陵寻幽访胜,入住陈公园。有《题陈公园》诗为证“落帆重创古铜官,长是江风阻往还。要使谪仙回舞袖,千年翠拂五松山。”就在与郭、黄分手之时,苏轼接到改谪“建昌军司马,惠州安置”令,使他又获得了延缓赴任的时间。他的好友,刚刚提拔为江淮荆浙发运副使正在池州的蒋之奇(1031-1104)听说此事,便赶到铜陵接他到池州游玩。受尽谪贬之辱,饱尝颠沛之苦的苏轼,一见老友盛情,早将懊恼抛到九霄云外,欣然与蒋、郭、黄三友来到贵池。四子在贵池期间,终日游山逛水,或乘舟、或骑马、或步行,踏访今日龙舒河和清溪河两岸所有风物名胜,饱尝了贵池的秀丽风光,写下了激情澎湃的《清溪词》:“大江南兮九华西,泛秋浦兮乱清溪。水渺渺兮山无蹊,路重复兮居者迷。烂青红兮粲高低。松十里兮稻千畦。山无人兮去朝隋,霭蒙蒙兮济凄凄。哺林谷兮号水泥,走鼪鼯兮下禿鹥。忽孤垒兮隐重堤,杏冥落兮闻犬鸡。郁万瓦兮乌云齐,浮轩楹兮飞栱  。雁南归兮寒蜩嘶,等秋水兮挹玻璃。朝市合兮杂耄倪,扶箪瓢兮佩锄犁。鸟兽散兮相扶携,隐惊云兮鹜长霓。望翠微兮古招提,桂木抄兮翔云梯。若有人兮怅幽栖,石为门兮云为闺。块虚堂兮法喜妻,呼猿狙兮子鹿麛。我欲往兮奉杖藜,独长哺兮谢阮嵇”。黄庭坚将这首借景抒怀,声情并茂的词用楷书写就,苏轼词、庭坚书,文字双璧。时人将苏词、黄字刻置于池州府东门的城墙上,美轮美奂,一时成为池州人赏心悦目之妙景。
  王安石较之苏轼位高权重,是以治天下为己任的政治家、思想家,当然也是文学家。苏轼较之王安石博学多才,在中国文坛上自古至今极负盛名。他对诗、文、赋、书、画无所不能。诗,豪迈清新,长于比喻;散文,议论文汪洋恣肆,记叙文结构严谨,明白条畅;词,在题材上开创了前所未有的宽广领域,在形式和风格上创立了与内容相适应的豪放词风,影响深远;书,擅长行、楷,丰腴跌宕,天真浩瀚;画,擅长行墨,用笔简劲,且具掀舞之势。多才多艺的大文学家、大艺术家苏轼钟情池州山水风光,眷念池州风土人情,实乃池州世代人的骄傲。
 
返回首页〗  下一条:昭明太子--萧统
网站首页 | 公司概况 | 产品中心 | 新闻资讯 | 厂区展示 | 活动中心 | 池城文化 | 生态美景 | 客户中心
? 2005-2015 Jiuhuashan Distillery Co.,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九华山酒业股份有限公司
皖ICP备08003231号-1 技术支持:博众网络科技